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知识 >

琼岛古往今来的名酒,当属黎族的米酒了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4-12-27 16:14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 说起琼岛古往今来的名酒,当属黎族的米酒了。琼岛黎族居民何时开始酿酒?记者带着这个问题寻访到黎乡五指山市的太平村(“太平”为黎语汉译,意为“长臂猿出没的地方”)。

 酒,这种杯中的液体,饱浸千般万种的人生滋味,散发着地域文化的独特芳香。一种人生所在,独特文化所在,就有与之相酝酿、相滋润的酒。琼岛虽悬居海隅,当然也不例外。

 “酒滴”与“蒸酒”
    
    黎族米酒根据酿法分为两种:一是甜酒,美孚黎称biang,亻孝黎称bin-mét;二是水酒(蒸馏酒),美孚黎称pou-áu,亻孝黎称bin-nau。
    
    甜酒的酿法是:用糯米或山兰糯米为原料,用水浸泡半天后捞起放进木甑或蒸锅里蒸成干饭。晾干后,放进用芭蕉叶或甜酒叶裹封的吊箩(滴酒筐)内。然后把酒饼用水泡散,按酒料的多少比例将酒饼水倒进吊箩内拌匀。第三天后便可发酵,并散发出芳香的酒味。第四天就有酒汁滴下,称为“酒滴”。第七天后,酒便酿成。此时,将其挪入坛中密封,埋于芭蕉树下,一年后酒成黄褐色,数载则成红色或黑色,酒香醇厚,酒味甘甜。
    
    水酒(蒸馏酒)的酿法大致和甜酒相似,只是多了“蒸酒”这一道工序:将酒饼拌进上述干饭,储藏在酒缸中酝酿约十日,然后将其放入蒸锅,上置独木圆甑,甑上再加铁锅,内放冷水,蒸锅加热后,酒液上蒸为汽,遇冷锅底凝成液体,落入木甑中部流出成水酒。水酒酒香清冽,比甜酒度数高些。
    
    现在,黎家使用的基本上仍然是这种传统酿法,但产量不够高,“藏于深闺人未识”,商品化程度相当有限,基本上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。近年,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的“山兰玉液”和昌江黎族自治县的“王下家酒”,在保留黎家米酒酿法精华的基础上,开拓工业化生产,其产品远销岛外。

    
  
    
    “仙女赐酒”
    
    村民符德连讲述了这样一个当地流传千年的“仙女赐酒”传说:很久以前,五指山地区天寒地冻,有仙女见黎民哀号遍野,遂携土罐下凡,教衣皮被叶的阿雅和阿姆采山兰稻谷,以扁山叶刺等为酒曲,酿出酒biang。
    
    酿酒无疑是黎族先民的创造,但假托“仙女”酿酒,说明黎家对酿事的重视。酿酒禁忌更能说明黎家视酿酒为神圣,酿酒之家在门口挂上树叶,以示生人禁止入内。生人闯入,酒便酿坏。

如果遇到这种情况,闯酒者要立即从锅里抓一点酒饭扔在地上,这样就可避免不出酒或酒酸败。
    
    撇开黎族米酒酿法的“专利权”是否归蟾宫仙女所有的问题,如果从黎族先民殷商之纪播迁琼岛算起,黎民酿酒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。到宋代,酿酒饮biang已成为黎民的众好,“每酝酿以木皮树叶代曲熟,以竹筒吸之,打鼓吹笙以为乐。”(《太平寰宇记》宋,乐史撰)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常饮驻颜长寿
    
    黎家米酒“一饮消食去积,二饮生肌愈伤,数驻颜长寿”,深得黎家喜好,并流传至今。奥妙在于:
    
    一是用料考究。采用黎家独有的旱生山兰糯稻谷,白谷、黑谷和香谷等都有独特的米脂芳香,且种植时不施任何化肥,是“绿色食品”,不过山兰糯稻谷产量较低,现在多用普通糯稻。
    
    二是酒曲独特、天然酿造。采用扁山叶刺、山桔叶和南椰树心等为酒饼,取乎天然,不假任何工业酒精,山桔叶和南椰树心也有独特的树脂芳香,而南椰树花心的汁液有天然的酿酒功能,所酿之酒就称为“树头酒”。包裹用的芭蕉叶或甜酒叶也是山中天然之物。
    
    三是酒具独特,蒸酒圆甑通常为沉香木独木挖成,独木保证蒸酒时不漏元气;沉香木具药性,是名贵的熏香料,而且“上品出海南黎峒。”(宋·范成大《桂海虞衡志》)
    
    黎家好酿酒饮酒,可能的原因之一,是海南岛地处北纬18-20度、东经109-111度之间,古代“山中多雨多雾,林木阴翳,瘴疠交加。”而酒能去寒除湿。另一个原因是,黎族地区地域广阔,粮食丰富,所以黎家能“耕作唯顺其地力,不事人工,一岁所收,已其七酿酒,余三为赡口计。”